學霸弒母事件反思
發表時間:2019-06-27 15:35

學霸弒母事件反思

近日,“北大學子弒母案嫌疑人被抓”上了微博熱搜。2016年2月,22歲的北大學生吳謝宇殺害母親后潛逃,之后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據接近警方的內部人士透露,吳謝宇于4月21日在重慶江北機場乘機時被抓身上帶了30多張身份證,通過網絡購買,三年來一直在國內活動。
“大神”,這是不少同學之前對吳謝宇共同的評價。中考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福州一中;高考前夕被北大提前錄取,“成績全校前幾名”;進入北大后,吳謝宇不僅在校內因成績優異獲得獎學金,就連前往校外培訓機構學習GRE,也拿下了獎學金,“他的GRE成績,排名全球前5%”……吳謝宇的學生時代,籠罩著太多榮譽與光環。
就在所有人理所當然地將吳謝宇視為學生楷模的時候,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他卻毫無征兆地完成了從“神”到“魔”的轉變。
這背后究竟有什么秘密呢?我們能反思什么?
 
母子發生口角,母親遇害
 
吳謝宇涉嫌殺母的消息,始自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的懸賞通告。
2016年2月14日,福州警方發現一名女子謝天琴,死在晉安區桂山路172號一中學教職工宿舍5座102單元住處內。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最高懸賞5萬元緝捕。發出懸賞通告,距離尸體發現,已過去了19天。知情人士告訴記者,謝天琴尸體被發現當天,此案便已被列為“重案”立案偵查,吳謝宇被列為“重刑犯”網上追逃。知情人提供的在逃人員信息登記表顯示,2015年7月11日,嫌疑人吳謝宇涉嫌在其母親謝天琴住處,因瑣事口角與母親發生糾紛,隨后涉嫌殺死謝天琴后脫逃。
 
2015年5月16日,吳謝宇在北京一家英語培訓機構的3位創始人,最后一次見他。三位創始人回想起一個細節,在吳謝宇領取獎學金之前個把月,他曾提出提前支取獎學金急用。“當時,以為他為了出國。”三位創始人有些懊悔,“出了這樣的事兒,無論如何都是令人扼腕的……我們錯過了與他最后一次的溝通。”
 
涉嫌弒母后,層層塑料包裹尸體
 
謝天琴去世時49歲,是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的歷史老師。一位2008年畢業的女生稱,高一時謝天琴曾經是她班主任。她稱,謝老師平時話不多,挺內向的,很疼愛學生,“我想家,她還帶我去她家吃飯,很細心。”“她很疼愛她的兒子,從他兒子小時候起,就以兒子為榮。”這位女生記得,謝天琴丈夫在幾年前因病去世,當時,吳謝宇還在上初中,此后只剩母子倆相依為命。吳謝宇高中同桌王華東(化名)記得,高中時,吳謝宇幾乎每晚都和母親通話。大學期間,兩人曾一起住過幾晚,他也每晚必和母親通話。吳謝宇初中老師記得很清楚,每逢三八節、教師節,吳謝宇即使上了大學,也會發去短信祝福。“他不是一個忘恩義的孩子,不然不會這么惦記老師。”吳謝宇的人人網主頁上,分享的多是英語學習資料、課程學習資料、考試復習資料等與學習相關的信息。但偶爾,也能捕捉到他與母親的感情。2012年12月25日,他轉發了一張玩文字游戲的圖片。游戲稱,“看得見字就分享吧……要你用心去看的一張圖。”圖片模糊,但仔細看,可看到圖片底層寫著“love u mom”。類似的分享,2013年3月6日,吳謝宇又發一次。這次的照片,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母親,形單影只坐在一盞油燈下,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面條。圖說是“如果拿你身上20斤肉換取母親的十年長壽,你愿意么?愿意的請轉發”。“命運讓這對母子遭遇了什么絕望的境地???”獲知吳謝宇被通緝后,初中老師心痛不已。
來自福州警方內部人士的消息稱,犯罪嫌疑人吳謝宇作案后,封死了教職工宿舍,并將母親尸體放在床上。尸體用塑料層層包裹,并在每一層縫隙中,放入了活性炭等吸臭。
 
此外,他還在房間內安裝了監控,并且連接了電腦。“弒母后,他又用母親名義貸了款。”接近福州警方人士還對媒體表示,“兇案用的攝像頭、活性炭都是網購的,淘寶物流、現場指紋等都指向了吳謝宇作案。”還透露,吳謝宇此前曾偽裝其母親口氣到處發QQ借錢,借了100多萬元。
外號“宇神”
“大神”,這是多位同學不約而同對他的評價。
2006年,吳謝宇進入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這也是他母親的工作單位。2009年,吳謝宇中考考了437分,全校第一,當時學校還發了喜報。這一成績,僅比當年福州市中考最高分438.5分低了1.5分。中考后,吳謝宇進入福州一中。一名與他不同班但同級的同學稱,高中時,吳謝宇考試經常年級第一,外號“宇神”。在高中同學的印象里,吳謝宇是個有理想有規劃的人。因此,高中階段學習就很自覺自律。高二那年,吳謝宇獲得了福州一中的“三牧之星“獎學金。這個獎學金,每學年頒發一次,獎勵人數為每年段班級數的二分之一。“這是福州一中獎學金中的最高獎項。”福州一中同學稱,每年“三牧之星”獎學金名單,都會張貼在學校走廊墻壁上。其提供的歷史照片顯示,2010-2011學年,高二(1)班的吳謝宇,與高二年級的另外9名同學一起,榮登榜單。吳謝宇的好成績,為他敲開了北大的大門。2012年,福州一中共有4人被北大提前錄取,吳謝宇是其中之一。同年,吳謝宇進入北京大學經濟學院。“他被北大自主招生提前錄取,成績全國前幾名”。有同學稱。進入北大后,吳謝宇學習成績依然突出。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官網顯示,大一學年,吳謝宇獲得了北京大學三好學生榮譽稱號;大二學年,吳謝宇獲得了北京大學廖凱原獎學金。(廖凱原獎學金設立于2007年,本科生每人每年獎勵1萬元人民幣。)不僅在校內因成績優異獲得獎學金,就連前往校外英語培訓機構學習GRE,吳謝宇也拿下了獎學金。2014年9月13日,吳謝宇在北外參加了GRE考試,獲得了高分:Verbal(詞匯) 165分,Quantitative(數學) 170分,作文(AnalyticalWriting) 4.5分。(新GRE滿分:170+170+6)。隨后,他在上述英語培訓機構官網上,分享了經驗。
 
喊不來的聚會
 
吳謝宇的初中高中大學同學,沒幾個人愿意相信他作案了。事發后,多位同學試著聯系他,但手機停機。王華東(化名)和吳謝宇已認識7年,兩人是高中同桌,也是摯友。他回憶,兩人最后一次聯系,是2015年10月7日。當天是吳謝宇的生日,他打電話送生日祝福。電話里,兩人一起聊了大四生活,也聊了畢業后打算,“他說他畢業后打算出國,當時我也沒有發現他有什么反常的表現。”后來,吳謝宇便再也沒有了消息。王華東說,連發去的拜年信息,邀請他參加班聚,均石沉大海。但此前,吳謝宇留給人的印象,完全不是這樣。
“嗨,李赫!”上前拍拍肩,大喊同學名字,再爽朗一笑。這是吳謝宇特別的招呼方式。李赫(化名)與吳謝宇是大學同學,兩人同住一層樓,雖然沒有深交,但李赫記得,吳謝宇每一次見面,都會熱情招呼。李赫回憶在宿舍時,吳謝宇也會和室友談天說地,室友們也沒有見過他獨自發呆或者發脾氣。吳謝宇很少提及家里事,同學只知道他父親已過世。課余時間,吳謝宇愛鍛煉身體,宿舍里堆滿了他買的拉伸器、仰臥起坐等輔助健身器材。李赫說,2015年7月,吳謝宇離開學校后,便再也沒回過宿舍,只留下一些生活用品。只留下朋友圈那句凱撒大帝的格言簽名,譯為,“我來,我看,我征服”。在寫吳謝宇的案子之前,先翻了翻他的師友和鄰居對他的評價。“他是地球上我最后一個想到會犯罪的人。”這是知乎上一名叫“Chasm The”的用戶對吳謝宇最直截了當的評價,他自稱是吳謝宇的好兄弟,同時也是他的高中同學。不僅如此,吳謝宇的鄰班同學也評價他“高高瘦瘦的,很樸實,他是我們學校那年高考的理科第一名,他常年排在第一,外號‘宇神’。”有人說這是“應試教育的悲哀”,覺得吳謝宇是在高壓的環境下被逼的走投無路,然而事實卻是吳謝宇很聰明,對任何學科都是舉重若輕,就算到了高三也還是逃課打籃球的那種人。沒有人相信吳謝宇會殺人。更沒有人相信他會殘忍的殺害他最親近的母親。吳謝宇的案子就算到了今天也是疑點重重,他的殺人動機是什么,為什么在殺了人之后要提醒舅舅去發現尸體,他出逃之后究竟去了哪里……現在所能解答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測。那么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個被稱為“宇神”的男孩兒,是怎么樣一步一步走進深淵的。
吳謝宇的整個人生可以說沒有一絲缺點。
2009年,吳謝宇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進了福州一中,437分的成績也僅僅比福州市狀元少了1.5分。2012年,吳謝宇又被北大提前錄取,當時福州一中一共有4個提前錄取的名額,吳謝宇就是其中之一,就讀于經濟學院。
進入北大之后,吳謝宇“學霸”的光環也并沒有被磨滅。
大一學年,吳謝宇獲得了北京大學三好學生榮譽稱號;大二學年,吳謝宇獲得了北京大學廖凱原獎學金。不僅如此,吳謝宇因為想要出國就讀于校外的英語培訓機構,也因為在GRE考試中特別優異的成績而取得了獎學金。(Verbal(詞匯)165分,Quantitative(數學)170分,作文(Analytical Writing)4.5分。)
  學習生活極度自律,有清晰的人生目標,但是如果你以為吳謝宇只會死讀書那你就錯了,平時擔任班長的吳謝宇人緣很好,有很多朋友,喜歡打籃球,而且經常主動幫助需要幫助的同學。學習的時候認真學習,下課后又是寢室里的“段子手”,身邊的人一點細微的感情變化都會被他察覺,并及時給以寬慰。盡管吳謝宇幾乎包攬了各種獎學金和榮譽,但是偶爾也有失手的時候,有一回評選省優秀學生,吳謝宇以微弱之差落選,他也并沒有氣餒,而是非常坦然的接受了這個結果。
 吳謝宇就像是一個從偶像小說里走出來的人物,清秀的外表,極高的智商,溫暖的內心,謙遜的態度。吳謝宇的完美可能和他的母親有關。他的媽媽謝天琴在別人的眼里也是這么一個完美的幾乎沒有缺點的人。謝天琴家里并不富裕,家里的教育程度也普遍不高,謝天琴是當時整個家族里唯一的大學畢業生??赡苷驗槿绱?,謝天琴在家族中是一個非常有地位的人。大學畢業以后,謝天琴在福州教院二附中教書,雖然她有些低調內斂,但是性格脾氣并不古怪,只是有些沉默。
 
吳謝宇的父親在2010年因癌癥去世,謝天琴堅決拒絕了學校想要給她發的撫恤金,覺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撫養好兒子。同樣的,吳謝宇的學校在得知了他父親病故的消息后,也想給他發一筆助學金,也被吳謝宇拒絕了,并且他希望學校不要再擴大傳播。吳謝宇不僅性格特別像媽媽,就連長相也和媽媽如出一轍。“他的樣子簡直就是從謝天琴的面孔上拷貝下來的。”謝天琴的同事這么回憶道。“他們一家都很安靜,沒有人大聲大氣地說話,都是斯文人。”有吳謝宇這么優秀的兒子,謝天琴非常驕傲,一貫清高的她在提到自己兒子的時候也難掩自豪的神態。父親去世以后,吳謝宇對母親更加貼心,幾乎每晚都會給她打電話,這種習慣從高中到大學,也沒有改變過。查看吳謝宇的人人網主頁,除了一些分享的學習資料,偶爾也能看到他對母親的感情。“如果拿你身上20斤肉換取母親的十年長壽,你愿意么?愿意的請轉發。”很多人都會當成玩笑一般,但是吳謝宇沒有配文字,默默地轉發了這條內容。這是2013年的3月6日。
 兩年后,吳謝宇殺害了他的母親。
據知情者透漏,吳謝宇此前愛上了一名性工作者,兩人還成為了男女朋友,他曾拿出十幾萬彩禮跟該女子提親。據該女子稱,她當時沒有拒絕,但此后兩人經常吵架,后來吳謝宇失蹤就斷了聯系。與吳謝宇堪稱完美的學業生涯相比,他的這段“驚世駭俗”的戀情,與其說是追求自由,不如說是放飛自我。平日里,這樣的教師作為母親往往會表現為“要強、忠貞、刻板、道德潔癖”的印象,而這一切的完美人設模版更會在長年累月之中加載到自己的親身兒子身上。于是,吳謝宇,一個完美的學生,一個完美的兒子,誕生了。從小學起,吳謝宇就表現出了與常人完全不同的自律與規矩。放學后從來不和同學一起出去玩,而是馬上背上書包回到家寫作業。鄰居江楠至今還深刻記得,幾年前去謝天琴家中,看到吳謝宇在客廳里的書桌上極其認真的練習毛筆字。見到鄰居到訪,吳站起來非常禮貌的說了聲“阿姨好”,接著又坐了下來繼續練字。毫不分心。在這個完美兒子的腦中,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他對母親起了殺心呢?至今無人能解答。唯一的猜測,就是從小到大,吳謝宇在外人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為了表現給母親看的,從小到他,他都披著一副“乖巧與天才”的面具活著。吳謝宇殺母及之后的行為無疑是一種冒犯和背叛,悲劇也許就此埋下了種子。從智商上來說,一直以來學業的順風順水、成績突出,吳謝宇是優秀的;但從為人處世的角度來看,他幼稚得幾乎難以想象。雖然他能夠在同學之間游刃有余,但他似乎卻完全不懂得如何處理親密關系——既不懂得如何愛自己的母親,也不懂得如何選擇愛人,更不懂得如何去愛自己。
 
愛的匱乏,是他成長之路上的最大障礙,而這或許首先源于他獲得的愛太過狹隘而自私。對于此案,震驚也許不能完全表達我們的感受,學習哥晚上看到這個消息時,心中充滿的恐懼,可這樣的事真心不少?前不久的孿生姐妹合伙殺死親生父母事件,還有幾年前的少女不堪忍受父母吵架殺雙親碎尸、兒子槍殺父母事件等等,都是擺在眼前活生生的事實!可許多家長要說了,這些事件畢竟是有原因的,不是自身還未成年,心智不成熟,便是父母不和睦,經常打罵孩子,給孩子種下了仇恨的種子。但作為一個北大學生,一直以來的優等生,高考狀元、拿獎學金、GRE高分通過等等,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會活活將自己親生母親殺死。何況,他的母親也是一名教師(初中歷史老師),他接受的教育應該是更理性、更多元的素質教育,他不是應該按照許多家長想象的那樣,一路高歌猛進,碩士、博士,進入頂級公司,贏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嗎?怎會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呢?這便是眾多父母的想法,我們總以為進入名校,考上研究生、博士,便成為處處優于別人的強者。但是不管多么優秀的人,如果只重視成績,不重視品行、品德方面的教育,哪怕是就讀于某華、某北等一流學府一樣會出現偷竊、自私、霸道等不良品性,甚至出現殺母這等滅絕人性的事情。
我們應該明白,也許有時候學霸也只是成績好了那么一點,現有的考試機制更適合他一點,或者高考時運氣好了那么一點,還遠遠沒達到處處”優秀“的地步,甚至由于更加專注于成績,從而忽略了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比如仁愛孝悌、誠信知報,以及古人都堅守的“溫、良、恭、儉、讓”。
所以,別再拿好成績、名校、高學歷作為衡量孩子優秀的唯一標準了!告訴他們,努力便好,嚴格要求但不必苛求,放松自己的內心,有什么不愉快大聲說出來,與爸媽一起解決。畢竟,生活中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去感悟、去留戀、去牽掛。
知乎有一位匿名網友曾經對吳謝宇的案子發表過這樣的評論:
看見母親就應該是偉大值得尊重的,就算她以母親之名長期,有意識地傷害自己的孩子;
看見北大就應該是心理健康天之驕子棟梁之材,卻忘了他們也只是比較會讀書的普通人,有自己的桎梏與迷局;
看到常年記得自己生日就覺得他是個好人;
看到微博轉發母親增壽十年就覺得關系和睦;看到愛說段子就覺得他個性開朗;這是偏見,是不愿思考的懶惰,也是標簽化社交的冷漠。
在抓住吳謝宇之前,我們任何人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說,“我已經掌握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一切都是推斷。好在,這一天真的來了,我們期盼他被審問,就像是等著跟一個可怕之物做一次真正的對峙。
 

?